静盟论坛--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 最新发布:VIP注册会员续费及2011年度DVD发送 ===《开啦》电子杂志官方下载地址
查看: 1789|回复: 0

[最新资讯] 徐静蕾:输不丢人 怕才丢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24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老徐,自打“玉女”冠上“博母”的封号,又进了“亿元导演俱乐部”后,“风声”就紧了起来,“地球人已经阻挡不了徐静蕾”的说法最为常见。不过这次她的《亲密敌人》在贺岁档两部大片的夹击下,她还是那个彪悍姐吗?素来号称不结婚成亲不生子的她面对两性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御姐”?或者谁是对她说“别闹了”的那个人?更或者,年关岁末她可曾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年龄焦虑?本报特访谈老徐,通通给你答案。
  一年前就凭借一部《杜拉拉升职记》跨进“亿元导演俱乐部”的徐静蕾,如今携“升级版杜拉拉”《亲密敌人》杀进贺岁档,然而江湖已经不是那么好混了,拿她的话说,“贺岁档已被《金陵十三钗》和《龙门飞甲》两匹大马车把整个路面都给占了”。“忽然这么多大片”,老徐“当然也含糊了,第一反应是压力、退缩,但含糊完了”,就梗起了脖子,“我就站这儿了,大不了就输了,反正输了我也输不掉什么东西。”倒不是现在的她财大气粗,“拼输了,我不会鄙视自己,但看人家厉害,掉头就跑,我怕自己都瞧不上自己。”别以为地球人已经阻挡不了徐静蕾,她知道这就是自己的“贪嗔痴”。
  老徐挤在贺岁档看热闹,《亲密敌人》也乐见给大家带来欢乐,她的标准是“一部又能感动人又好看的高质量的娱乐片”,听上往摆明了是冲着另两部大片来的,“现在的电影基本上是两种,一种视觉很好但内容空洞,另一种试图讲一个很深刻的故事但拍得很闷,能不能结合一下?贸易与艺术也许可以结合得很好。”这是自称也拍过很多很闷的文艺片之后,老徐对自己的期待,当然,她很自知,“我也不是一下子能做到,但我希看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看不懂商战并不影响看男女主角的感情。”
  记者(以下简称记):宣网传方曾在观影前后分别做过一个问卷,题目是《这是职场爱情片,还是爱情商战片?》,这么问是由于电影本就定位不清楚吗?你以为是什么类型?
  徐静蕾(以下简称徐):一个爱情职场商战片。
  记:爱情,职场,商战,各占多少比例?
  徐:按重要顺序应该是爱情、职场、商战。爱情肯定还是最重的,职场第二,由于每个人都在职场里,商战次之,选择投行的背景只是剧情的严重冲突需要。
  记:你也说过自己不是那种导演,看自己的电影就自我感觉特好,你看自己拍的电影永远觉得有题目。这部呢?有什么是《亲密敌人》的大BUG吗?
  徐:情感部分还是不够充分,应该再多一些情感方面的情节才能更牵动人心,这才是一部电影的根本。
  记:我倒觉得《亲密敌人》里投行的商战看得人很紧张,却还是有些搞不明白。
  徐:实在这个我是有心理预备的。但即使我再花十几分钟解释商战,观众还是不会懂,(哈哈)由于我自己花了3个月才把这个搞明白。看不懂商战并不影响看男女主角的感情。只要不影响你看下往,我觉得就没题目。这种东西就像《窃听风云》一样,你很懂里面的股票交易吗?不懂也不影响你看一个复仇的情感故事。
  “导演就像法人代表……我跟男导演没什么不一样。”
  记:你已经有数部电影作品且是亿元俱乐部成员之一了,为什么还觉得自己是“小鸭扛大旗”?
  徐:这是一个朋友说我的话。我平常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傻呵呵吊儿郎当的小孩,再一看到工作时的我,他们就不太习惯了,都会惊一下,这谁啊?大家说特别像一只小鸭子扛一面巨大的旗帜立在那儿。
  记:大陆电影是在崛起,但似乎一直没有出好的监制,所以才用了香港的刘伟强?
  徐:大陆是没有好监制,我倒是可以当一个特别好的监制,只是我现在没有精力给别人当监制而已。由于需要在人生地不熟的香港拍game,制作方面要找当地人,刘伟强的制片公司帮助很大。
  记:摄影出身的他算是“武导”,你就偏“文导”了,两个人都是急性子的白羊座,怎么合作?
  徐:他不管创作,只是帮我们组合班子,所以我跟他不会发生任何严重冲突,这就是香港、台湾人的好处,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职责。反正我们俩从来没急过。
  记:在拍摄现场你是有着最高权威的导演,工作中强势吗?
  徐:那肯定是,老有人问我是不是控制欲特别强,实在他们恰恰不懂导演的职责。导演就像一个法人代表,每一个决定你都要自己负责任的。
  记:女性导演也会有那么一点性别上风的吧?
  徐:我觉得真没有。假如女性的韧性是上风的话,那就算是吧,男人也可以很有韧性。我跟男导演没什么不一样。
  记:那可曾由于你是女导演而比较难办事?
  徐:完全不会,这么多年非常显见的只有一两次让我感觉有人瞧不上女的,而且这人还跟我没关系。为什么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女权,由于没有什么是让我反对的。
  记:有时候也许你不以为自己是女权,但是在男权社会,你不得不用女权稍微抗衡一下。
  徐:具体事务上我没碰上过这种事。以前也有瞧不起我的,但不是由于我是女的,而是以为我拍不了贸易片。
  记:说到贸易片,你以为电影本就是贸易的?
  徐:只是相对而言。电影本钱大,必然要核算回报,一旦要求回报就必须有贸易体系,这是没办法的事。
  记:你对电影是贸易片的熟悉是由于文艺片受挫吗?
  徐:我的文艺片在贸易上一点都不失败。唯一 一部《梦想照进现实》不太满足是由于没有发行好,但也挣了。
  记:所以现在自己做发行?
  徐:从《梦想》开始,所有的都是自己弄。为什么我不愿再做演员,就是不喜欢命运交在别人手上的那种感觉。
  记:贸易片做这么成功,以后山头会一直是贸易片吗?
  徐:我不知道,我不是那种拍了这部就已经把下几部都计划得特别好的人。
  “女性总有一种被迫害妄想症,这是特别大的题目。”
  记:片中amy被忽略,你的生活中,怎样才算被忽略?
  徐:我没有被忽略过。
  记:怎么可能!
  徐:我真的没被忽略过,没有人忽略我。
  记:或者可以说,有些事情可能放在其他女性身上就是很大的一个无视、忽略,但在你这儿不算是。
  徐:这么说吧,人家在专心工作时,我不以为是在忽略我,放工给我打电话就行,我的要求不高。电影里amy和derek的情况是,相恋三年,见面不过数得见的几十天,好不轻易回来了又都在打电话,那叫忽略。我没被人这么忽略过,是这种人我早就不跟他好了。
  记:社会中的男人压力那么大,也有不得已。
  徐:女性在乎的是你心里有没有我。谁没有特忙的时候?我们拍game动辄就是连续二十几个小时,就算累得回家只想睡觉,但假如你心里有这个人,哪怕给对方发一个短信说,累死了,我不想说话了,也是一种挂念。所有由于工作特忙不理女朋友,全是胡说八道的借口。男女之间是一种被需要,你不需要我,何必强求?不要浪费时间在一个你以为他真的不在意你的人身上。
  记:实在很多女性会和amy一样,自己安慰自己。
  徐:实在最后都是女性自己把自己劝回往了,结果呢?不会有改变,耽误了一两年再分手,这一年两年不过是跟自己较这个劲。
  记:类似于这样的枷锁,在女性身上还有很多。
  徐: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枷锁。我以前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女权的人,我完全、尽对不这么以为。可是慢慢真的觉得那么多女性没有安全感,更有一种稍微的被迫害妄想症,总以为自己是弱势被欺负的一方,所以总是保护自己,或者怀疑别人,这才是特别大的题目。
  “男人管老婆借钱比有外遇更可怕……我宁可待见穷自信的人。”
  记:如片中这对亲密敌人,还是有一起成长的可能性。
  徐:完全可以。确实男的比女的糙一点,这个是可以接受并且往调整的,但是所有事情都必须有标准。
  记:你的标准是什么?
  徐:我有个闺蜜,上完国内最好的大学,又从海外游学回来,一水儿的高等教育,按理说不是一个傻子,结果呢,扛不住老公天天和她借钱买车买房种种,所以我觉得向老婆借钱的男人比搞外遇更可怕,外遇和人的动物性有关,但借钱上瘾的男人尽对是人品题目。
  记:有多少男人有勇气接受一个财务自由、身心独立、情感清醒的女性。
  徐:为什么没有呢?可能由于我喜欢特别自信的人。换我挑男朋友,首先就不会找自卑的人,这样的人你跟他在一起说话都得留意,日子怎么过?交女朋友也一样,我喜欢比较自信的人,有的人你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她。
  记:人人都有被迫害妄想症了。
  徐:生活当中一个人想伤害另外一个人的几率非常小,但往往就是有那么多人老想保护自己提防别人。所以特别自卑的人不能找,心理阴暗的人不能找,特别算计的人更不能找。我宁可待见那种穷自信的人。
  “成为亲密敌人的基础是彻彻底底的信任。”
  记:Dear ?or enemy?生活中没有这样的选择题。
  徐:我要做的也不是选择题。能伤害到你的人往往是你最亲密的人。
  记:谁是你的亲密敌人?
  徐:从小我爸就是我的一个很典型的亲密敌人,小时候天天都在斗争,叛逆延续到现在,都觉得还在跟小时候的感觉做斗争。男女朋友之间说敌人是有点夸张,实际上是一种比较暗的较劲,互相既要磨合,又有对立。
  记:生活中你的这个亲密敌人是谁?
  徐: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熟悉已经有十六七年,几乎天天都会通电话,是我的亲密敌人。我们俩是可以直接对骂着说话的那种,由于知道得罪不了彼此。前一阵子骂急了,有一个多月没有打电话,现在又好了。
  记:若两人能成为亲密敌人,需要什么基础?
  徐:相互之间有长期积累下来的信任,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和对方讲,出了题目会用全部的气力帮助彼此。
  记:谁又是如电影里一般,对你说“别闹了”的那个人?
  徐:我19岁时的男朋友,从那个人以后再也没有了。那时我还是一个很任性的人,有一次一进门就把一袋牛奶整个摔墙上了,后来再也没有这样过,这种方式除了破坏两个人的感情之外,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我的方式是忍,忍无可忍就转身走人。
  “我连佛都不信……上帝和你唯一的区别,就是你已经忘了自身的神性。”
  记:生活最有意思的地方不就在于那点儿未知和懵懂吗?你都已然这么通透了,还有意思吗?
  徐:我不觉得我通透到对未曾发生的事情那么了然,只是悟性比较好,发生过的事情都想得挺明白的。
  记:那你怎么会由于game中演多了恋爱的桥段而不再喜欢女生都无法招架的送花之类的套路?这算是演game的一种伤害吗?所以你说不想演game了。
  徐:这倒不是。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演员,我没有出game后难以抽离的感觉。扮演一个角色不过是换身为她来琢磨人事,演game反而培养了观察人的习惯,对我成长有帮助。倒可以说,假如没有演game,我也不会想要导game。
  记:实在白羊座挺理性的。
  徐:我的理性不是天生的,是教训当中总结的,我不是一开始就克制的那种人,小时候还是很冲动的。
  记:会对那些心灵鸡汤的东西自然地保持一种警示?
  徐:不是自然的,是由于小时候看过很多,发现谁不会说这一套,后来不愿意看了。反正是不信那些东西,我连佛什么的都不信,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上帝和你唯一的区别,就是你已经忘记了自身的神性。
  记:年轻的时候都还是懵懂过的。
  徐:就像小时候看琼瑶小说,以为爱情都是那样的,所谓初恋,都是爱上了爱情本身。上大学又开始看一些小说,爱情又变成了那样的。到底什么样?反正最后跟自己身上发生的都不一样。现在回头看初恋,自己都想不明白爱上的是一个什么人。这和心灵鸡汤那一套一样,算是另一种以谣网传讹,都不知道最开始的本意是什么了。
  记:但是大家都在现代城市生活,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浮躁、迷失、困惑。
  徐:我觉得什么生活都会有迷失的可能,乡村生活就不会迷失吗?未必。就觉得城市生活一塌糊涂,乡村生活清澈见底?人在什么环境里待的时间长了都会迷失,和环境没有关系,和自己不会变化有关系。
  记:你会有什么现代病?
  徐:社交恐惧症是有一点,陌生人一多我就会不舒服,严重的时候会胃疼,现在好多了。现在有空缺症,害怕登台。每次我上台都需要像跳水之前憋一口气再把自己扔上往,不是走上往。有时候参加一个颁奖活动,一上台就空缺了,甚至由于忘了要谢这个谢那个被别人骂过,你看她那么骄傲都不谢评委。有一次特别明显,一上台就似乎进进了一个做过的梦:到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空无一人的楼群中间,产生马上就有要在这个地方生存的强烈的不安全感。首届导演协会时,被何平导演强行委托做主持人,结果说了一句就下台了,他给我那么多台词白写了。
  记:《亲密敌人》的首映看点会好一点吧?
  徐:自己的项目更紧张,所有的人都是自己请来的,得把大家都招呼好吧,别的事儿混混就可以走,自己的事儿都得操心好,更可怕,所以我从来不开生日party。
  “也许我会有八个孩子,我对未来挺有期待。”
  记:每次记者都会问你婚育话题,每次大家都期待答案有一点变化。
  徐:也许某些时候会有所改变。比如我现在觉得自己尽不会是一个信宗教的人,但别人说也许有一天你就信了啊,我并不百分百的排斥这句话。也许我哪天就信了呢?究竟我才三十几岁,到四五十岁还会经历很多事儿呢。别看我现在说我不要孩子,由于负不了责任,但真不好说,也许我会有八个孩子,我对未来挺有期待的。
  记:你总说自己不要孩子,往往悲观的人这么想。
  徐:确实悲观的人都不想要孩子,你会觉得生下来痛苦比快乐多,干嘛要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让他痛苦呢?可话又说回来了,人生不就是痛苦和快乐交织着过吗?但是我能理解为什么特别悲观的人不想要孩子,由于他们基本上都是不信前世今生的。人家和我说续香火这事儿,我特别不以为然,百年之后,谁熟悉谁呀?
  记:现在会开始健身健康了?
  徐:健身比较少,为了让自己精力旺盛一点,只在拍《亲密敌人》之前坚持了一两个月。但是健康现在有意识了,隔一周就会吃一周的素食,减轻肠胃的负担,这是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静盟 ( 沪ICP备05032899号-1 )

GMT+8, 2018-2-19 23:26 , Processed in 0.93751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