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盟论坛--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 最新发布:VIP注册会员续费及2011年度DVD发送 ===《开啦》电子杂志官方下载地址
楼主: 丽娟

看完《南京!南京!》后脑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30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一说我就不想看了,等着别的吧
发表于 2009-4-30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关于这个片子的批评声不绝于耳
发表于 2009-5-1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几篇影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72f33e0100d3x4.html?tj=1

《南京!南京!》:替刘烨不值,为陆川惋惜
魏君子

《南京!南京!》上映已一周,终于可以说几句不负责任的话了。

我不喜欢《南京!南京!》。有很多理由,很重要的一条理由是,这应该是一部小众电影,它在视觉上的冷酷残忍和意识上的暧昧反思,精英阶层尚且争议不休,怎能适合所有年龄层次的大众欣赏?它能这么大规模公映,完全归功于咱们的体制。

作为影迷,不喜欢《南京》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没有认同感。虽然每帧影像似乎都有历史原型,都那么真实,但历史肯定不是这部电影呈现的样貌。在这部电影里,历史素材只是陆川用来表达个人意念和美学理念的工具,《南京》只是陆川自己的舞台,搭了一个封闭的城,来回就几个场景,却硬被看出了大片气象。《南京》的技术很强大,每个场景单拎出来都看似牛逼,这是影迷的胜利。但如果作为一个整体就很割裂,混乱多线的叙事视角,当然可以供人解读,但起码我没有看清日军是如何由人变成兽,哪怕是一个!

对我而言,如果将角川这条线改为他是如何从一个处男变成一个恶魔的,可能更清晰更深刻。如果日军找一百个女人做慰安,高圆圆不是在那里矫情的含泪解释而是毅然挺身而出,可能更震撼更煽情。对于陆川而言,《南京南京》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陆川终于得偿所愿从此跻身亿元票房大导之列,更在于日后再有人碰南京题材,无论从哪个视角,陆川不说,有人也会说,人家早就拍过啦。真牛?别人因《南京》为陆川欢呼,我为他惋惜,唉,事情其实可以不是这样的。

所以我为刘烨不值,陆川自己都说他在《南京!南京!》里完全是巨星的范儿。关于刘烨的戏,拍了好多,结局都不止一个,绑射还是逃脱?最后陆川说服自己的究竟是历史的真实,还是创作的追求?我不敢确定。我只知道,国人的抵抗不应该是范伟的那句“我太太又有了”,战争的反思不应只是处男角川的放生和自杀。回头再看姜文的《鬼子来了》,那才是神作。唉,就这样吧,在《南京》里,刘烨早死了好,就当是成全吧。

说到刘烨,不得不多说几句,前几天刚看了他主演的另外一部电影——《铁人》。真好,那才是一部真正适合大众的主旋律电影。耳熟能详的大庆铁人王进喜,居然能拍得如此好看感动不说教,而且有今昔对比的反思,普通国人不免为之共鸣,身居高位者则应为之动容!刘恒的剧本,尹力的导技,吴刚的演技,三位一体,在主旋律框架下,有超一流的水准,让人惊喜。刘烨饰演当代铁人,论重墨和剧力都不及吴刚饰演的当年铁人,但当代这条线也是《铁人》必不可少的另一半,没有刘烨和黄渤的对比,怎能折射现代人对精神和物质的态度?

这也是《铁人》的高明之处,当年的精神如何在现代发扬光大?电影中的刘烨给出了答案。

从《硬汉》到保卫南京的“军人”,再到《铁人》,我们发现,刘烨精湛的演技、硬朗的气质、单纯的心态,又一个无可替代的三位一体令他成为代言“中国青年风骨”的最佳人选。但也不要忘记,他在《蓝宇》、《暗物质》中的可塑性。即便如此,我还是为刘烨不值,按理说拍过张艺谋、陈凯歌、陆川的大戏,虽然每次都有不俗表现,却没一次有机会尽情发挥,《雷雨》中的周萍明明是主角,《黄金甲》却被周杰伦的“鲁大海”抢了风头;《南京》也遭遇类似问题。《铁人》依然如此。如果说吴刚的“老铁人”已达到王重阳三花聚顶的“化境”,刘烨则是刚练完“降龙十八掌”和“九阴真经”的郭靖,不差技法不差机会,只差掌握水乳交融的火候,成为绝顶高手?真的随时可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607979-109.html

“南京”是Q,“拉贝”是A
司马平邦

看了《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两部电影,

我深刻地觉得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不止是过去惨遭外族屠戮,

还在于70多年后我们仍然没有诚意和勇气还原那段被屠戮的历史真相,

无论是社会原因还是个人原因,

这种掩盖和矫情的表达都是令人羞愧不堪的,

南京大屠杀是一个巨得不能再巨的寄托了深重民族情感的公器事件,

个人的认知在此面前从来是渺小的,

只有那些不自量力的中国导演才会跃跃于此,欲图博个功名……


我觉得,中国真正健康的电影批评状态应该是这样:

影评人自由批评。

导演和主创坦然接受。

就是一部电影再次被民间骂成《色,戒》那样的汉奷电影,电影局也不应禁映和封杀之。

这样的氛围下,中国一定会出好电影。


·壹·

但现在,比如《南京!南京!》这样的电影,从技术上讲,确实算得上中国电影的进步代表,曹郁的摄影我尤其喜欢,音乐也不错,演员的表演也个个出彩——但仍也不能回避它的价值观有问题,我不知道这样的问题该安在导演头上,还是中国制片方甚至是电影审查机关的头上,《南京!南京!》能过审,而且还是“2009年建国60周年推荐影片”,可我在电影院看了两遍却一点儿也找不到它应成为“推荐影片”的原因,倒是觉得日本的电影审查机关应把它列为“推荐影片”——不过,话说回来,《南京!南京!》里的角川正雄现象,在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刚刚爆发不足半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起)就有日本兵在南京因为杀了中国人而自责地开枪自杀,这可能被日本人看成是对武士道精神的侮辱,有所谓的专家不是说,《南京!南京!》里所有的影像都是有当时的历史素材做依据吗?那我就想问问,角川自杀那个画面,历史上的依据在哪里?

确实有一些日本鬼子因为在南京和中国犯下太大罪行而自责甚至可能为了赎罪自杀的事,但有史可查的,全都是在战后,《东史郎日记》我也通篇读过,老头子确实在真心忏悔,但就是忏悔到东史郎的程度,他亦没有选择以自杀以向中国人民谢罪。

所以,角川正雄的自杀,实在是《南京!南京!》的一个大败笔,败到电影的价值取向出现了偏差。

所谓的普世或者普适价值,并不是指全世界只有一种价值观,而是互相尊重彼此的价值观,《南京!南京!》选择了一个以参战和参屠日本兵的视角展示那段大屠杀史实的电影方式,但那个日本兵的骨子里却流着中国人的迂腐、矫情和自恋的血,您拍屁股想想,如果《南京!南京!》里的角川可以成为一种侵华日军的典型,日本人能在其后中国呆上8年吗?恐怕8个月都呆不足吧。


·贰·

为此,在几天前另一部由德国人导演的《拉贝日记》的北师大首映会上,我曾问南京大学档案馆、校史博物馆、拉贝与国际安全区纪念馆馆长汤道銮教授,据其所知,在南京大屠杀的那个“血腥六周”里是不是真的有如角川正雄这样的日本鬼子,可以因杀中国而自责而自杀,汤馆长说“绝对没有发现”。

我的分析是这样,你看对不对:假如在南京大屠杀那段中确实有一个以自杀向中国人当场谢罪的角川正雄式人物,当时的日本军队也绝不会让这种“令帝国军人形象蒙羞”的事被记录下来的,一定会掩盖且来不及,所以,历史记载中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角川,看过《南京!南京!》,我说,这其实正是陆川,是陆川亲身参加了南京大屠杀,借角川传达自己的感受罢了。

不过今天又听到一种说法,是《南京!南京!》里刘烨饰演的那个中国军人“陆剑雄”和“角川正雄”合起来才是“陆川”,合起来的名字正好是“陆川雄”,冥冥中有某种意会在,当然这是餐间戏谈,但确实挺有意思——那个反抗的陆川早早被屠杀,那个替日本人着想的陆川坚持到最后,自杀赎罪,些谓“雄”。

不如说是“熊”。

在熊包们的眼里,全世界只有大熊包和小熊包的区别,如是而已。

日本人实在是太他奶奶地拗了,抗日战争过去这么多年日本政府还是不认罪,所以,善于设身处地思维的中国人,就有陆导演这样的,跳出来替鬼子们赎罪,但你不知道,经过如此改写的角川正雄其实也侮辱了日本的武士道,日本人真的买你的帐吗?

所以,《南京!南京!》如果确说自己拍的是真历史,还是多多举证为要。

因为再精美的包装都包不住一段伪历史的丑陋,这是个大麻烦。


·叁·

从《南京!南京!》到《拉贝日记》,中国一时之间出了两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这是个极有意思的现象,我们无法不对两部电影进行一番对比,而对大众来说,这甚至是一部系列电影的两集,华谊兄弟的老板王中磊的说法颇有代表性,他是《拉贝日记》的投资人,但他还是希望《南京!南京!》拿到高票房,因为导演是中国人,他希望中国导演赢。

民族情感总是人人有之,我也一样。

但看了两部电影,我相信这种朴素的民族情感未必得到满足,因为你会发现关于南京大屠杀的 看了《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两部正确答案(A,Answer)基本都存在于《拉贝日记》里,而《南京!南京!》的作用只是:1.提出问题(Q,Question);2.给出的是伪答案。

比如,《南京!南京!》的宣传里动不动就说的“抵抗”,但我看了两遍《南京!南京!》,也没找多少抵抗的影子,那股了国民党兵的抵抗在电影开始30分钟就被消灭了,后来最大的抵抗就是拉贝管理的安全区里竞选“志愿妓女”去给日本人慰安,慰安过程里是不是有“抵抗”,电影没有交待,可能也拍了,又被剪了,哎,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啊。

《拉贝日记》里其实也鲜少有中国人对日军的抵抗,但有一个情节我是欣赏的,金陵女子大学的学生琅书(张静初饰)的弟弟在姐姐被两个日本人扑倒的一瞬开枪打死了这两个鬼子,而在真正的历史记载中,当时蒋介石的军队在日本军队占领南京后的抵抗确实是微乎其微的,溃逃得厉害,零星的抵抗也只可能来自于民间,琅书弟弟的这项“壮举”说不上完全来自历史,但却充满了合理性。

所以说,让“抵抗”成为某部南京大屠杀电影的一个主题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如果真有抵抗,哪里有30多万中国人被屠杀掉,而据我所知,日本军队制造南京大屠杀的3个充足理由是:1.之前的松沪会战中国军队的抵抗太强烈,日本人要报复,2.国民党军队在南京的抵抗太弱了,3.中国民间的抵抗并没有因官方的放弃而停止;因此日本军队是想借一次大屠杀彻底慑服中国政府、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

而不是像《南京!南京!》表现的那样首先是日本士兵被几个中国人的死慑服了。

所以,关于“抵抗”这个Q,《南京!南京!》给出的A是虚弱的,而《拉贝日记》给出的A还是令人信服的。


·肆·

约翰·拉贝(John H. D. Rabe),一个前纳粹党的党员,也说是西门子公司在南京的领导人(掌握着南京的电力系统),也有说他是纳粹党驻南京的总代表,他在南京大屠杀里到底救了或者保护了多少中国人,这是《南京!南京!》提出的又一个大Q。

《南京!南京!》明显是贬低拉贝的作用和能力的,比如,虽然电影中表“国际安全区”是拉贝领导的,但他其实只在1938年2月离开南京时,捎带救走了秘书唐先生的老婆唐周氏和一个贪生怕死的国民党军官(形象很委琐),拉贝临离开安全区时向里面的中国人下跪,虽然拍得悲壮,但不能否认陆川是在暗表拉贝把安全区里的所有中国人留在了日本从的屠刀下,之后连拉贝的那个做了汉奷的秘书唐先生(范伟饰)也被日本军官伊田枪毙,唐先生的死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陆川的又一个隐喻,即当了汉奷的人都被日本从杀了,其它没当汉奷的中国人有可能幸免吗?

从这个意义上说,陆川用电影是否定了约翰·拉贝,或者揭示说,拉贝只救了两个中国人,而已。

当然,救一人就是救全世界。

《拉贝日记》是德国人拍的电影,电影最后同样不能回避拉贝于1938年2月回国这一史实,但它给“拉贝回国”做了如下交待:1.在拉贝的保护下,国际安全区里有20万中国人免遭日军杀戮,而拉贝先生是在各国使馆相继回到南京之时离开南京的,那时日军大规模的屠杀(即“血腥六周”)结束了,新的屠杀不可能在诸国外交官的众目睽睽下完成的,当然,在拉贝先生离开南京之后,原生活在安全区保护下的中国人是不是也有被日本人杀害的,这是电影没有表的,因为电影的名字就是《拉贝日记》嘛。

为此问题,我向南京大学拉贝纪念馆的汤馆长提问:拉贝在南京到底救了多少中国人?汤馆长当场向我出示了几份证据,一份是有602个中国人签名的关于拉贝相救的证明材料,还有一份是拉贝将要离开时,南京20多座难民营(估计都位于“国际安全区”内)管理者的挽留书,这20多座难民营共安置了大约20万中国难民。

也就是说,拉贝先生确实是救了中国人的,而且比当年的辛德勒救的德国人要多得多。

《辛德勒的名单》是犹太人斯皮尔伯格为了向二战时拯救了1000多名犹太人的辛德勒表示感恩而拍摄的电影,因为史实中他确实就救了那么多犹太人,但在《南京!南京!》里,虽然出现了拉贝,但陆川的电影语言客观上否定了拉贝先生当年对中国人的搭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实在为这种不知感恩的行为感到脸上热辣辣的。

或者,如果《南京!南京!》的创作者们的祖上确实和拉贝有仇隙,你在电影里回避拉贝也就罢了,既然现在你的电影里有他,就一定要表示感恩,否则就太没良心了。

我相信德国人拍的《拉贝日记》同样会有“拉贝视角”的倾向,但就像《辛德勒名单》是犹太人拍的而不是德国人拍的一样,在这件事里的中国人,被人家拯救了成千上万,哪里还有高高在上取否定和回避视角的资格呢?

这下可好,明明是日本人制造了南京大屠杀,《南京!南京!》却讴歌了一个因为枪杀了一个中国人而自杀的日本士兵的人性,却否定了一个拯救过成千上万中国人生命的德国人,情可以堪?

有人说我们不允许导演站在日本人的角度拍电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难道一个中国人站在日本人的角度拍电影不也是日本的狭隘民族主义吗?还有,我常听有人为《南京!南京!》辩解说陆川想突出中国人的抵抗,是中国人在南京自己救了自己,所以淡化处理拉贝的拯救作用,倘真如此则更证明导演的狭隘民族主义更甚。其实我们只是需要真相,连真相都想超越的故事如何让人信服?所以,这根本就不是狭隘不狭隘的问题。


·伍·

另外,关于约翰·拉贝在南京大屠杀里的拯救作用,《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还有一个巨大的技术性的差异:

在《南京!南京!》里,拉贝的身份是模糊的,低级的,他曾对几个日本兵说要见“他们的将军”还遭到日本兵的嘲笑,他只是一个有纳粹身份可以自保的德国人,拉贝的“国际安全区”一直在和伊田和角川这样的中下级日本军官打交道;而在《拉贝日记》里,拉贝打交道的对象是香川照之所饰的朝香宫鸠彦,一个当时可以左右南京城里所有人生与死的日本皇族,日本占领军总司令,以及与朝香宫鸠彦差不多同级别的日本军官——据史学家说,德国人约翰·拉贝在日军占领南京之后的政治身份之一相当于“南京市长”,前中国市长将这个职务移交给了拉贝,这个身份是由他牵头的“国际安全区”可以尽量免受日本侵占的主要摧残之一,而在《南京!南京!》里,拉贝惟一可以倚侍的就是一纳粹党员的身份。

《南京!南京!》如此压低拉贝的身份是不是与电影最终贬低拉贝的拯救作用相通呢?

我个人很欣赏《拉贝日记》开场不久,拉贝用一面巨大的纳粹党旗遮掩了大量中国难民使他们免受日军轰炸之害的情节,据史实,其实当时拉贝把当时他居住的西门子公司的办公地也全部遮盖在纳粹党旗之下,以保护里面的中国人——这一情节似乎在教育那些只知“人性”而不知其它的当代中国人,“国家”和“人性”其实是两个层面的东西,这两个东西时有交叉时有平行,“纳粹”对德国和欧洲人来说可能是个坏透了的词,但它仍然对中国人做过一些好事(比如抗战之初德国对中国的援助),绝对的好和绝对的坏是没有的,而我们要记住的是一切“国家”、“主义”、“政治”里的真正的人性的光华。

所以,我把这个情节列为2009年自己眼里中国电影最伟大的镜头。


·陸·

关于南京大屠杀,其“屠杀”之极状是著名的“百人斩事件”。虽然惨烈至极,作为中国人都难于平静接受,但我一直认为中国导演有义务揭露日本鬼子当时做的这项灭绝人性的反人类罪行,这也曾是我对陆川的《南京!南京!》的期待。

百人斩,史载,指1937年11月底至12月10日,在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直至南京大屠杀前夕,两名日本军官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以谁先杀满100个中国人为胜的竞赛。最后向井敏明以斩杀106人胜过斩杀105人的野田毅。后经南京军事法庭查明审判,两人均承认控罪,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

据《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开始后第二天)刊登的消息:以南京为目标的“百人斩竞赛”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野田毅两少尉,在10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106对105。10日中午,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

野田说:“喂,我斩了105了,你呢?”向井说:“我106了!”……两少尉:“啊哈哈哈……”结果是谁先砍了100人都不去问了,“算作平手游戏吧,再重新砍150怎么样”。两人的意见一致了,11日(南京大屠杀开始之日)起,150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11日中午在接近中山陵的紫金山追杀残兵败将的向井少尉谈了“百人斩平手游戏”的结局……

但《南京!南京!》里没有百人斩。

而《拉贝日记》里有。

《拉贝日记》里,拉贝的司机老张因得罪日军军官,被拖到一隐蔽处砍了头,拉贝追踪而去,从木栅的缝隙里看到了被日军砍掉的堆如小山的中国人的头颅,其中就有老张的,电影并没有直接说那刽子手就是“井敏明、野田毅两少尉”,但明明是导演想用一种方式重现当时确实存在的这段史实,或者因为这样惨绝人寰的杀戮在被德国人所熟知的纳粹“杀人史”上也不多见吧。

我觉得有必要为德国导演兼编剧傅瑞安·加伦伯特如此诚意地揭示了这段日军对中国人民的屠杀史而向其由衷致敬,这本该是陆川该做的。

而他却过多地表现了强奷。

因为每一个拿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作素材的中国人,你们都有义务表现它,并加以控诉之,这是作为中国人的责任。

在这件事上,《南京!南京!》的A是零分,而《拉贝日记》的A是满分。


·柒·

《南京!南京!》对日军暴行的控诉,最出彩的地方是日军对中国妇女(以及日本妇女)的迫害,即强奷或性暴力。电影也一直以“裸女”做噱头来吸引观众,据说在最早的剧本里,饰演姜老师的高圆圆也是被强奷了的,但高看过电影的拍摄方式说什么也不同意拍。

不过《南京!南京!》虽然以展示日军对中国妇女的强暴控诉了日本军,但,一来,陆川的本意并不直接是控诉日本军队,而是“战争”本身,因为片中被角川爱上的日本慰安妇百合子最后也死在慰安营了,女受害者国籍的“国际化”一下子淡化了电影对日本军队的直接批判;二来,电影中两个女人,即姜老师和由姚笛饰演的唐小妹(周晓燕)的死却完全出于日本鬼子角川和伊田对中国妇女的“同情”,角川在姜老师行将被日军拖出去强奷的时候对她的脑袋开了一枪,我亦很不理解角川不但没有因此“违反军令”的行为而受到处分,还能继续最后将一老一少两个中国军人救出南京(角川救的中国人不少于拉贝),而唐小妹被伊田枪杀后,伊田说“她很漂亮,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好”,他奶奶的,当年那些在南京强奷并杀害了中国女人的日本军人是不是都这么有爱心?既然他们如此有爱心为什么又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呢?

这句“他奶奶的”,我不是在骂日本人!

明明,杀人就是杀人,但在《南京!南京!》里,“杀人”被变成了日本军人有人性和良知的证明,而这种心思居然来自中国电影工作者的创作,杀了你,是因为爱你,因为同情你,所以我崇高,所以我有人性。

一位哈尔滨的哥们儿看完电影给我发来短信:

南京大屠杀已经杀死了30万中国人,《南京!南京!》将再气死30万中国人!

我无话可说。


·捌·

关于《拉贝日记》的另一个贡献——文章写到现在,已经不是在探讨两部电影的优劣,而是谈另一部电影的贡献了——是重现了曾经逃脱战后审判的日本皇族战犯朝香宫鸠彦的罪行。

朝香宫鸠彦(1887—1981)在《拉贝日记》里由参演《鬼子来了》的日本演员香川照之饰演,他也叫朝香宫亲王,日本天皇裕仁的叔父。久迩宫朝彦亲王第八子。他1937年12月2日被任命为上海派遣军司令,中将,12月7日朝香宫鸠彦赶到南京前线,不日即签署了密令:

“杀掉全部俘虏!”他还指令下属改变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原命令,让所有日军入城,自行安排住宿,使大屠杀及各种暴行进一步扩大。此后,朝香宫鸠彦又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的杀人命令,最简单而直接的只有4个字“全部杀掉”,直接导致了日军进城后令人发指的兽行。电影, 我深刻地觉得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日军攻占南京时日本最高统帅部的策略就通过残酷地打击南京,来瓦解中国人民抗日斗志,迫蒋投降,朝香宫鸠彦忠实地传达并实施了这一策略精神。战后朝香宫鸠彦凭借他皇室成员的特殊身份逃脱了惩罚,后来还成为“日本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会长。

《拉贝日记》,是历史上第一部直接揭露了朝香宫鸠彦的战犯身份的大屠杀电影,让伪善的日本皇族在侵华历史上的罪行得以直接展现,这样的视角其实已经大大突破了那些被外交关系、政治利益所紧紧困扰的历史和现实的局限,也说明从前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中国电影的“控诉”力量还远远不够。

我不知道《南京!南京!》的主创们是不是研究过这种历史,是不是有这样的责任感将如“朝香宫鸠彦之罪”在内的一个又一个被尘封的日军暴行更多地还原于世,还是想以一个某种“原谅”或者“和谐”的理由大而化之,借70多年前30万被害同胞冤魂的酒杯浇自己的心中的块垒?

或者只是无知而已。


·玖·

还是文章开头说的那句话:就是中国民间再次把一部电影如《南京!南京!》骂成《色,戒》那样的汉奷电影,电影局也不应禁映和封杀之,有了这样的宽容度才会有健康的中国电影生长环境。

不过,据说《拉贝日记》的最后字幕,德文版上有一段话的原意是“南京大屠杀至今仍然不为日本政府所承认”,译为给中国人看的中文版时就必须改成“南京大屠杀到今仍然不为日本右翼势力所承认”,修改的本意据说是现在为了“中日关系”需要。

其实,越是掩善真相的的“国际关系”和“历史问题”越是会引起更大的现实反弹,就像疖子长得越大就越接近出头一样的道理。

我不懂德语,结尾处是不是这样不能肯定,懂德语的朋友,可以对照中德两个版本的《拉贝日记》自己寻找那个A。

PS:刚才看到一个关于《南京!南京!》的影评,作者说最感动的情节居然是刘烨和他的战友在被枪杀之前高呼“中国不会亡”,中国在拥有了核武器和强大的军事力量的现在,中国人仍然停留在只会高呼“中国不会亡”的悲壮里,而甘愿以任人宰割为崇高,并无半点儿愤怒与复仇的狂野,这是种多么自轻自贱的民族品性,说实话,那个情节甚至让我想冷笑。



《南京!南京!》:文青的历史幼稚病
东方早报 2009-04-29

  1937年那个冬天,30万国破之民在南京城下引颈受戮。30万人等死,还示好得不够么?为什么还要在71年后,再追加上一个奋力示好的陆川,以及他的N多拥趸?他的团队为《南京!南京!》付出的心血值得尊重,然而,他一边严肃着,却一边落入了泛谈人性的思想俗套;他一边深刻着,却一边操起了太过天真的历史逻辑。

  《南京!南京!》不吝胶片与时间,塑造了本性善良的日本兵角川,优美而凄婉的日籍慰安妇,并庄重地展示了那场日军祭祀。它把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叙,扭曲为一首人性被战争摧残的挽歌。这相当的文艺,相当的全球化,却也相当的幼稚,相当的小知识分子化。全世界都不乏这样的小知识分子。他们将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简单地归结为,用他们的语境则是“升华为”——人性与非人性的矛盾。不仅马克思、恩格斯不同意这种论调,亚里士多德、黑格尔也不会同意。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矛盾力量,从来都是取自国家间、民族间、正义与非正义间等等。至于1937年的南京,那是侵略者与被侵略者之间的矛盾。这矛盾制造了屠杀,也引发了随后的8年血战。

  那样的矛盾,是彼时无法靠糊涂逻辑来抹稀泥的。今天,对那段历史真相的彻底认知,也不可能靠人性本善、人性大同,抑或共同反战这样的超国家、超民族意识来弥合。然而,小知识分子一旦入行做了导演,就会择机拿起执导筒,比侵略者的后代还起劲地挖掘侵略者的善良本性,以此对漠视历史者婉转示好,不惜以扭曲历史和艺术夸张为代价,试图达成投桃报李的21世纪和睦新曲。

  21世纪,是要讲究和睦。但和睦,不是靠一厢情愿的苍白示好来换取的,不是靠对历史真相的模糊处理来换取的,不是靠轻松地否定国家立场、忽视民族情感来换取的。尤其是面对南京大屠杀这样我们民族记忆里剜肉般的一处创伤面前,一个有正确历史观和现实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应该格外珍惜自己手里的话语权。文艺青年陆川为拍《南京!南京!》用了很大力气,但他在该用力的地方惜墨如金,在不该用力的地方用力过度。这绝非艺术手法上的得失。而是陆川这一代年轻艺术家仍欠缺历史教育的尴尬写照。

北京 杨禹
发表于 2009-5-2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星期看了这个电影,没看完就头皮发麻。
我看的那场的确很多人中途离场了,从这电影中感受到的难受悲伤都不是用哭能化解;是比哭不出来更难受的感觉,压抑也不尽然。 我已经看不得这电影很长篇幅的关于剧情的评论。

看了几大新闻主站,一面倒的褒奖这电影;把陆川托的高高在上,这电影肯定会比普通电影承受更多的辛苦,但我真的无法把他视为英雄。 南京南京的目的就是为了纪念抗战吗? 这什么电影啊,看的实在太难受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5-2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楼上的同学也头皮发嘛啦!呵呵..
我都被这片折磨了一晚上,心里忧得慌。
因为时不时地会想起哪些残暴的画面等等不想再回味了。
发表于 2009-5-2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看........很期待高圆圆的表现.
发表于 2009-5-5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还没看。不过现在有许多国人需要这种东西来为他们洗洗脑
发表于 2009-5-11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有些抗拒看这个电影,害怕情绪陷入一种阴霾。昨天才进电影院。

没有被打动。有场面,没有血肉的故事,群像造成每个人物更像符号。每个人的脸庞都是那样极致的悲苦、伤痛,可我看起来,只觉得太过“状态”。我的面色一直凝重,更多的是因为那段历史。我不知道演员那么动情,是因为历史还是电影的力量。

看完甚至自问了一句,电影为何而拍?以此来感悟“勿忘国耻,爱我中华”的代价好大。
发表于 2009-5-12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的评价。。。
发表于 2009-5-27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南京大屠杀,再来比较
发表于 2009-5-27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学妹去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回来就跟我说:哭死了。太残忍了。
发表于 2009-6-6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陆川只想说一句话

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思念水饺 发表于 2009-4-29 11:11
。。。。你真的不懂电影。
发表于 2009-6-6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失望,为什么这里没有人赞赏南京?!!

http://www.douban.com/review/2023842/

骂陆川的能看看么?你真的看懂了么?
发表于 2009-6-7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失望,为什么这里没有人赞赏南京?!!

http://www.douban.com/review/2023842/

骂陆川的能看看么?你真的看懂了么?
有志不在粘糕 发表于 2009-6-6 22:59



如果陆川的拥戴者都限于这个标题的水准,我看他准会羞愧而死。

批评陆川的狗们进来看看——这才叫影评
发表于 2009-6-7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陆川的拥戴者都限于这个标题的水准,我看他准会羞愧而死。

批评陆川的狗们进来看看——这才叫影评
大枣 发表于 2009-6-7 01:32
ls想说什么?话脏必然无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静盟 ( 沪ICP备05032899号-1 )

GMT+8, 2019-8-26 08:19 , Processed in 1.35936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