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盟论坛--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 最新发布:VIP注册会员续费及2011年度DVD发送 ===《开啦》电子杂志官方下载地址
查看: 1113|回复: 4

【推荐】放牛班的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15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英文名:
Choristes, Les
中文名:
放牛班的春天
别 名:
唱诗班男孩 | 歌声伴我心
导 演:
( 克里斯托夫·巴拉蒂耶 Christophe Barratier )  
主 演:
(热拉尔·朱诺 Gérard Jugnot)   (弗朗西斯·贝尔兰德 François Berléand)   ( Kad Merad)   ( Jean-Paul Bonnaire)   ( Marie Bunel)   ( Jean-Baptiste Maunier)   放牛班的春天全部演员表
上 映:
2004年10月10日 美国   放牛班的春天更多上映地区
地 区:
法国 瑞士 德国    放牛班的春天更多详细拍摄地
对 白:
法语
评 分:
本站评分..7.9/10 ( 72票 )  详细
IMDb评分7.8/10 ( 10458票 )  详细  
颜 色:
彩色
声 音:
数字化影院系统(DTS) 杜比数码环绕声(Dolby Digital)
时 长:
96
类 型:
喜剧 剧情 音乐 爱情
分 级:
瑞士:10 冰岛:16 阿根廷:Atp 澳大利亚:M 芬兰:K-7 德国:6 荷兰:MG6 新加坡:PG 瑞士:7 瑞士:7 英国:12A 美国:PG-13



在一个封闭严厉的寄宿学校里,缺乏关爱的孩子们在音乐老师的帮助下,通过音乐得到心灵救赎的故事。该片以其触及心灵最深处的真挚细腻的情感,阳光般温暖的人性光辉和人文关怀,在人口仅7000多万的法国掀起了850多万人的观影狂潮,创下了4000多万欧元的票房记录,并被法国选送参加明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评奖,它将与《十面埋伏》一决高下。   片中,Coulais与保加利亚交响管弦乐团以和煦动人的钢琴、暖和的交响乐搭配影片中童星如天籁般优雅、圣洁、和谐的唱诗班大合唱,将传统电影音乐的温情感受与来自童真心灵的颂唱,为影片中的师生,还有深受电影感动的影迷留下一个美好的音乐记忆。片中饰演皮耶的童星尚巴堤莫里耶精采的男高音独唱更赢得欧陆传媒的赞赏,推崇为颇有维也纳少年合唱团水准的演唱功力。
 楼主| 发表于 2008-4-15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转个长点的评论,当初我就是看了这篇评论才去看的
来自地狱的天籁
-----《放牛班的春天》
                                        风华
         不同的人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天堂,却对地狱拥有一个共同的印象:阴暗、晦涩,充满怨恨,面目可憎的魔鬼,沸腾的油锅,凄惨无比的哭声……对于这个仅存于想象中的所在,每个人无不充满着本能的恐惧,为它的表象所颤栗,殊不知,它早已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你所生活着的周围,悄无声息地跟着你,等待着放弃人性的人,然后一口将他吃掉。

孩子是不会生活在这么肮脏的地方的,天性使得他们远离地狱而存在,即使这地狱就是由在他们身边的成人所一手打造,他们也竟自生活在自己的童话里。' u5 }& I* f2 k' z
         童话、动画片,所展示的情感人类也好其他生物或器物也罢,都是最纯粹的。善良,不论经历了怎么严酷的冲洗和打磨都不会消失她原有的光泽和美华,而且她将得到永生,就像白雪公主;邪恶,也“真诚”的一览无余,在未接受某种感化或惩罚之前,她是不折不扣的黑暗,而略带有些喜剧意味,似乎竟是某种形式的“自嘲”,这么看来她必将消逝在光芒的照耀下,就如吸血鬼。) w" C6 r1 w3 r% }6 f% L# C& _. \
        这种必将到来而且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对于孩子仍会存在着很大的诱惑力,对于每天徘徊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成人来说,那只是一段往事,或许她曾经真实地发生,或许她只是哪天下午无聊间所意想出的片段,都已经淡忘了。是啊,我们太忙了。

想为虚伪找个借口并不难,那只是一种追求名利的方式,然而越是一眼无法看穿的东西,越对成人---已不在沉浸于简单的童话中的人们,有着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时常不理解为什么大家都很乐于将一些单纯的东西复杂化,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情趣”么?

标榜追求精神生活的现代人,却很喜欢一些如快餐般的舶来品,往往自己已经站在垃圾堆里,还硬是要庄重不失体面地品尝着,不时发出一些虚伪地赞赏,可笑致极。但也无可厚非,生活,原本就是可笑的,为了不被群体看作自命清高者,只能加入到小丑的行列,每天表演着一出没有剧本的舞台剧,胆战心惊地留意着台下观众的每一个反应。% l2 t0 c$ X+ V: O3 B6 _2 Q
         群体,其存在的意义就是要消灭“个体”,或者说是“个性”。个性,是每个人所拥有的最真实的一部分,现代人天真的将其误解为与众不同,认为只要穿着,语调就可以将个性体现,但那些走在大街上很乍眼的年轻人,急于去模仿别人的“个性”反而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却不自知,真是可怜。敢于说自己想说的,敢于做自己想做的,从不在乎别人或赞赏或鄙夷的目光,做最真实的自己,笔者认为这才是“个性”吧。( l" x6 D) Q0 o  e
         无奈的现实,无数的规章制度,无穷尽的欲望,是解放人性最直接的枷锁,有人在作着挣扎,他们或者屈服或者被勒死,而立在边上看热闹的人们的心,早已麻木。$ ~% y5 k7 s$ s
( i: ?% j, f) P3 \( L+ u3 N
         现代,美国。* D7 `2 h8 v. T7 |9 Y+ X% u
         满头银发的指挥家疲惫地躺在椅子上休息着,等待着音乐会的再次开始,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场演出了,他只是觉得累。1 r6 V6 ^( e, F9 ]
         “您的电话,先生。”,助手的一句话打破了指挥家短暂的宁静,“告诉他等音乐会结束了再打过来。”指挥家不耐烦地回答着,“可,这是从法国打来的,说您的母亲……”指挥家心里一惊,他立刻坐起来接过电话。

  音乐会结束了,只有老皮埃尔·莫杭治知道他不是因为音乐的伟大力量而使自己激动的落泪,几十分钟前,他刚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颓唐着回到住所,老皮埃尔接待着他的一个老朋友---贝比诺,的拜访。他的老同学带来了他的音乐启蒙老师---克莱蒙·马休,的日记。从略微发黄的毕业照上,老皮埃尔回忆着他的童年。

  照片,可以将时间定格在一瞬间,供人们回忆的时候做个必要的参考。这是毕业照所最真实地反映着生活,尽管当时的你一脸幼稚,但你还是很清楚地知道那时的笑容该有多么真实。看着一个个曾经一起生活过的面孔,在脑海中搜寻着有关的记忆碎片,开心也好,愁苦也罢,已经随着脸上皱纹的累积一同雕刻在人生的碑铭上,却又常看常新。不同于所谓的“艺术照”,那已经在一些手法的加工下扭曲了时间和空间,只适合拿出来供人欣赏或者老了的时候顾影自怜,不真实的东西是最不具生命力的。8 K' k1 m/ Q: l8 i/ g1 N3 w
        而此时展现在老皮埃尔眼前的,是他童年一段或者最美好或者最难过的时光,这跟照片上的一个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他就是克莱蒙·马休,一个失意的作曲家,一个最成功的代课教师。! o0 X; M, B2 H. r/ E, P
        1949年,池塘底教养院。* i, j( q0 z$ t- E7 P
        战争结束后,总会遗留下一些无法解决但又必须解决的问题---孤儿,问题少年。重建中的法国也是如此,不得志的作曲家克莱蒙·马休提着皮包,来池塘底教养院报道,一个略显灰暗的名字,竟自体现着马休此时的心情。! i- t+ \9 E6 S9 N1 l+ K) _
        “你在等人么?”马休看着门里面一脸期盼的小孩问道。“我在等我爸爸来接我”孩子茫然的回答着。! F; e9 R" C9 g" B
         一个走过来开门“您好,我是新调来的代课老师,克莱蒙·马休。”“您好,我叫马萨斯,是这里的神父,院长在等您呢。”马休随着神父走进去,这里的门似乎特别多,而且厚重,穿着铁条,竟和监狱如出一辙,有的门里面的单间关着一个年轻的面孔,马休狐疑中走过,“秃头,秃头!”的喊声就从背后传来,很显然,孩子们用着最简洁的语言概括着他门马休的第一印象。2 D1 R9 @$ k  l5 X* F3 B3 ?
        人的天性,在此第一次表露无疑。应该是所有第一次见到马休的人都会很自然地注意到他的秃顶,或者觉得可笑、滑稽,或者对其有所好奇,但不论怎么想,他们绝不会将想着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不礼貌。应该是试探着吧,等他们知道了你也和他们一样,只是个普通人的时候,他们便会将那些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不过并不是在你的面前,还是因为这不礼貌。但在我看来,孩子们的这种“不礼貌”到正是对人的一种尊重,就像他们见到猪,不会正而八经地说“它看上去很聪明”之类的话。如果礼节是要求人必须说假话,那么,我鄙视礼节。

在同院长进行了一次简单的会面之后,马萨斯便带着马休参观着他将要在此生活的学校---如果这里可以称得上是学校的话。就在马萨斯无意间走进他的房间的时候,他的眼睛被什么击中了,恶作剧的道具打破了他的眼眶,马休盯着痛苦的神父,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地狱般无形的力量。

“我知道那是谁干的”即将调离的数学教师庆幸着自己终于能离开这里。马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除了那句“犯规,处罚!”这难道是这里的“校训”么?

  直到马休正式上课,他才多少理解了院长黑着脸说那四个字的用意。他的包被孩子们丢来丢去,他妄自狼狈地追着,黑板上画着“秃头”的速描,他倒认为画的不像,将这幅画的作者叫上来,很认真的画下他。孩子们开始注意到了这个看似不太会发脾气的“秃头”和其他老师的不同。0 E" Y/ D8 s8 f4 f
        “好,那么上课之前我要点名”马休特别留意着那个被其他老师称为魔鬼的孩子“皮埃尔·莫杭治,谁是皮埃尔·莫杭治?”坐在稍靠后一排的一个小男孩站了起来,看上去他的样子和“魔鬼”并不符合,“你就是皮埃尔?”“是的”“好,我现在任命你在我不在的时候维持秩序。我现在要出去一下,你开始维持秩序吧,皮埃尔。”说完马休快步离开教室,留下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小皮埃尔和他的同学们。
        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的班主任也曾用和马休同样的方法,她让班级里一个最调皮捣蛋的孩子来管理上自习时的秩序,效果非常好。可见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一旦被赋予了某种权力或责任,他多会立刻有所改变,尤其是那些平时最不遵守规则的人,当让他们来监督纪律的时候,往往比那些教条主义者要好的多。而偏偏是中国的应试教育扼杀了这些孩子们的潜力,不论其他方面多么出色,只要学习成绩不好,那么他们就一直没有展现自己的机会,在老师和家长眼中,他们永远都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正是那些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学生”们到最后多半一事无成,因为除了读书考试,他们什么都不会,长久的优越感累积下来将他们的心抬的很高,但那很少有十分坚强的,所以它一旦摔下来,会变成粉碎而无法修补。& r% m( P' ]" M8 Q1 H) T/ x6 g; f  `
         或许马休早已深谙这一点,才会使出和他的学生们同样的“怪招”,就凭这第一印象,那些小捣蛋们不知不觉地接受了他。但马休的匆匆离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奈的妥协。$ a0 k1 Z9 t. r# e
  还是要考试的,这是在任何国家的学校的固定搭配。这次是院长监考,孩子们开心的通过站在院长身后马休手舞足蹈的动作来猜测着答案。似乎只有皮埃尔一个人心不在焉,有着一双间谍眼睛的院长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立即起身走过去,看到我们的小艺术家正在画一幅“院长吃屎图”。再有涵养的人也该要恼羞成怒了,院长大叫着“犯规,处罚!”的命令,将皮埃尔关了禁闭“这已经是对他最轻的惩罚了”。

   马休看着对于这些似乎早已是家常便饭的的孩子们。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救他们被驱赶的一无是处的灵魂呢?他的老本行----音乐,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2 s+ d3 {1 N; B$ C
  于是,成立合唱团的想法就成了马休要与院长交流的第一个也许也是只一个的问题。严肃的管理者根本当他的新来的代课教师在同他开玩笑,他不乏嘲笑地同意了。

  1月30日,一个平常的日子。马休兴致勃勃地留下了他的学生们给他唱歌,底音部、中音部、高音部,不论小捣蛋们的调门被他们放在哪里,马休很快地将他们划分成组,甚至包括一个“乐谱架”---戈本,和一个“观众”贝比诺。皮埃尔在禁闭室也得到了马休的通知,但他坚决不参加。不论马休想出什么样的话来刺激他,他也不唱一句。但马休的收获就是得知了小贝比诺的身世:他的父母死于战争,战争结束后他便被送到了这里,还无法理解“孤儿”这个词的含义的他,每逢周六便在校门里面等待着,等待着父亲能像其他孩子的爸爸那样接自己出去。马休想着他刚到这里看到小贝比诺的情景,一个又小又很虚弱的孩子,眼神里充满了期望凝视着门外的那条路。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马休已经决定自己来补偿一些贝比诺所过早失去的父爱。似乎只有对于孩子,人们是全心的付出而不求任何回报的。8 X7 s# x# n5 i2 i# p$ Y3 ?
        无法确切地给“付出”下一个定义,因为它的后面有很多不同的东西在不断变换着优势地位,其最深处隐藏着一颗或自私或无求的心。在所有人看来,没有回报的付出就是在做傻事,目的是这个过程的全部理由。但往往在感情,这个不能量化的东西上,人就不那么理智了。爱,便是个最典型的代表,在她开始的时候,不将自己全部释放完毕是不会停止的,而在人有限的生命里她常常超出这个长度而跨越时空存在,于是,便有了故事。* e# u2 m+ y- ~  U
         2月8日,教唱正式开始。马休惊喜地发现每个孩子的声音都透着一种未经污染的纯净,他们---这些问题少年,只是喜欢唱,毫无其他杂念和刻意的技法,而将他们干净的声音合在一起,便成了天籁。无意中发现的皮埃尔在被院长惩罚劳动时唱的歌,那音色就是他的合唱团所需要的最好的领唱。

这个重大发现更增加了马休要用音乐来改变孩子们阴郁的性格的决心,同时他也被这些声音所感动着。孩子们也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再冲着老师大喊“秃头”了,他们接受了他,因为从最开始,他就已经接受了他们。  a% r9 T9 B6 w) a- x5 i  N. t
         就像写作,那些为了写而写的岁月是最令人向往的,那时不会运用华丽的辞藻来洒些文采,不会为了文章的长度而苦恼地凑字,不会在意能否发表,更不会因为知道有人会看而忐忑不安,所写的东西也即干净幼稚,记录着当时最真实的思想。偶尔的翻看一些初喜写作所写的东西,都不禁让思绪回到自己的那段纯真年代。写的久了,多少有些思想的时候,却在语言里迷失,写作其实就是讲故事,先对自己讲,然后再跟别人分享,这个过程往往是痛苦的,因为既然是故事,那么必有它的虚假一面,首先必需你自己先承认这个虚假或者相信它曾经真实地发生,这很难,因为欺骗自己是需要一些磨练的;然后就是一幅若有其事的样子讲出来欺骗别人,其他人跟本不在乎它的真实性,他们只是想听听另一些人是怎样生活的,而这种生活越是与他们不同便越吸引人,这些不同的大综合体,人们称之为“传奇”。, a$ H/ v+ T- K) c: j* q
         孩子们的歌声,赋予了池塘底教养院一股春天的气息,轻轻地飘散覆盖在每一处角落,给这里镀上和详的银白色,阴暗的监狱一样的学校里,正接受着一缕阳光温暖地照射,新生就要开始了。

与小皮埃尔母亲的第一次会面,马休给那个被罚劳动的孩子撒了个慌,他很清楚皮埃尔在音乐方面的过人才华,他急于向皮埃尔美丽的母亲讲述这里无疑将会限制这个孩子的发展。而马休过分的热情却得到了皮埃尔掷向他秃顶的墨水瓶,一个小男子汉已经开始要保护自己的母亲了。“正因为您太漂亮了,所以皮埃尔才更比其他相貌平平的女人的孩子拥有更强烈的忌妒心和自尊心。”/ H6 \; }) A2 A# t
        似乎任何事情都不会十分顺利地发展下去,尤其是对于这个“是非之地”来说。2月15日新转来的一名叫孟丹的大孩子是马休和他的孩子们的最不和谐音符。尽管马休也想像改造皮埃尔一样改造他,可这些努力是没有用的,他是个真正的魔鬼。此时院长所推崇的“犯规,处罚”用在他身上便再合适不过了。很显然,强硬的处罚手段在对待某些需要用这种手段对待的人来说,竟是一种从轻发落了。& y6 G8 u* Y- J, p/ J
        时光飞逝,美好的日子总是显得很短,只一瞬就不见了。合唱团已经在马休的指导下有了一定规模,孩子们清澈如水的歌声,缓缓地流出了四月,流进了五月,校园里的每一个人都被感染着,他们享受着音乐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快乐,就连院长本人,也会无意间折着纸飞机寻找自己失去已久的童年。
         忍心破坏这一切的,只有孟丹这个魔鬼。一日,院长发现抽屉里少了二十万法郎,而当天正是孟丹从学校逃跑的日子,由于没有了处罚对象,可怜的马休理所当然成了替罪羔羊,院长用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命令解散合唱团。其实这已经压在院长心头很久了,他不愿看见在自己“铁碗”政策所统治出来的无聊、沉闷、阴暗的毫无生机的校园由于马休一个人的到来而彻底改头换面,这对他的权力无疑是极大的威胁,心地单纯只想救孩子们的马休哪里会注意到这些,他不理解为什么要解散合唱团,但这些“为什么”是没有为什么的。3 a7 `/ k/ v# Q) P8 k% I
        但压制从来都存在反抗,合唱团的练习课改在了每晚睡觉前,这竟然得到了院长的得力助手---体育教师,地全力支持,马休的“事业”得以延续,孩子们的快乐也继续着。  x0 |; T" `0 i  C4 Q# w/ d
         5月13日,警车送回了逃学的孟丹。在院长办公室,一个魔鬼对另一个魔鬼用他们所认可的方式“交流”着,当院长扇孟丹耳光的手已经有些累的时候,孟丹突然暴发掐住了院长的脖子,他们都想至对方死地,任何反应都很正常。这些极端的行为被赶到的马休和体育教师制止之后,院长已经不能容忍这种行为,他叫回了警察,将孟丹直接送去劳教所。看来马休的恐吓根本不能像这样将魔鬼彻底解决,而对于院长,他最清楚不过的就是两个字----消灭。
        同时遭到“封杀”的,还有“地下”合唱团,自此池塘底教养院再度沉向深渊。
       5月20日,对于马休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皮埃尔漂亮的母亲约了他吃饭----是为了私事。这次马休受宠若惊地准备了一番,他认为是自己的努力感动了这个单身女人。就在他忐忑不安地等待他的“春天”再次到来的时候,却听到了这个他心仪的女人在里昂的一段浪漫故事,他故作镇定地恭喜着。无奈地回到现实中,他----马休,一个问题少年学校的代课教师,说的好听点是一位失意的作曲家,一个心地善良的秃头,竟然也敢于对一个漂亮的单身女人有非分之想,无论他是怎样帮助她的小儿子发掘天才的音乐才华,无论他是如何努力维系着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都是徒劳。最终池塘底的一只青蛙只能目送着美丽高贵的天鹅飞向南方。  事业,爱情双双失败的倒霉蛋马休,想利用院长去里昂办升迁的机会好好带他的六十几个孩子们外出散心,顺便可以缓解自己压抑了许久的情绪。他并不知道孟丹这个魔鬼的再次造访,而这个纵火犯却坏了院长的好事,被迫赶回来的救火的院长看到马休正带着所有的孩子开心地唱着歌郊游归来,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能讽刺这个急于谄媚而不可得的小人了。这些直接导致了马休的被开除----院长似乎已经找不到更合理的理由来拔掉这颗眼中钉了。: Z% l8 n$ R7 B9 T+ s' j; j  p- K- c
         就在马休感慨他的离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时候,从窗口飞出的一架架纸飞机铺满了他离去的路,他弯腰打开这一封封孩子们给他的最衷心的祝福,眼睛湿润了,看着窗口那一双双挥动着向他告别的小手,他似乎听到了自己有生以来所谱写的最动听的乐章。7 i% C( T; ?7 A; r" B0 J  A
         我曾怀疑过在这个虚假的社会是否会真的为一种真诚留出过一席之地,人们每天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忙碌着,忘了我们是有感情的人类。这种生活可以很轻易的同化任何一个有真挚感情的人,让他们变成机器,胸膛里发出的是单调的马达轰鸣。但本质上他们并没有变,只是想隐藏,隐藏着善良,因为善良会得到欺骗,所以大家都在欺骗着自己。直到有一天,会有一个暴发点来打破这些死板虚伪的秩序,对于真实真诚的人来说这是摆脱地狱最好的时机。但终究这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至少需要一番似乎永无止境地等待吧。

  马休心情复杂地离开了这个他人生的一处驿站,他的收获竟可以平复他当初来这里时所失去的,还有,他得到了一个小生命永世的追随,在小贝比诺心中,马休老师就是他的父亲,他相信父亲是不会离他而去的,他终究会带着自己离开这里去过一个正常孩子的生活,而这一天,一定会是星期六。

8 N2 p) r3 c. i+ K1 a9 ?0 `; ?1 Y
         这部小成本制作的电影在当年为法国人赢得了全世界的骄傲,就连从来都不可一世的奥斯卡也对其有所肯定,足见现今社会人们在内心中呼唤真诚的声音是多么强烈。8 X' s1 ?6 s7 `
  其实一部电影所能展现的,只能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或者美好或者邪恶,她并不能左右历史的进程,因为历史本身就代表着遗忘。

  但我宁愿经常找些时间来沉溺在电影所编织的一张张虚幻的网中,反而觉得这里却无比的真实,所以我是一定会在电影出完结尾字幕后才愿意离开的。

因为,我不得不再次走进虚伪。
发表于 2008-4-15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很强大,晚上去下载看看,有在线的么?
发表于 2008-4-19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电影的原声大碟也非常好听。干净纯真的童声合唱。

这部电影是当年中法电影交流期间,成都点映的一部,有幸当时在电影院观看的,看完了久久不愿离场呀。
发表于 2008-10-19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片子

好片子,看了这部片子,让人想起了一部类似的电影《修女也疯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静盟 ( 沪ICP备05032899号-1 )

GMT+8, 2019-8-26 08:16 , Processed in 1.17186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