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盟论坛--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 最新发布:VIP注册会员续费及2011年度DVD发送 ===《开啦》电子杂志官方下载地址
查看: 2626|回复: 3

[过期] 上海电影节:大师班 安东尼明盖拉对话陆川徐静蕾实录(文字+图片)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22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enjoy.eastday.com/eastday/enjoy/node58771/node58866/node58869/node142762/userobject1ai2122044.html
        (省略陆川部分)
        主持人:
  下面我们请出今天论坛的第二位嘉宾,让我们用掌声欢迎徐静蕾。想问一下安东尼.明盖拉先生,您对博客有了解吗?您写博客吗?   
  安东尼.明盖拉:
  我当然对博客是有所了解,我经常接触所有的人直接交流有的时候就不一定需要用博客了,我有的时候想躲到摄像机的后面这样不用被太多人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了解你所有的东西,所以对我来说如果能保持自己的一点隐秘,我希望做几件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如果我在写博客告诉他们很多的东西,好象我还有很多东西大家不知道,这一点对我来说我受不了,我是对别人感兴趣,更多的想了解别人的东西。   
  徐静蕾:
  相对来说我觉得博客是一个更简单的,博客的个人表达是非常简单的,在一个很安静的环境下,对我来说只是另外一个表达的渠道和空间而已。   
  徐静蕾:
  每天把身边的事情记录下来,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我觉得是很宝贵的一份材料,我很喜欢把我的朋友都放到电影里面去,演一些很小的角色在电影里面,因为我觉得电影一方面是艺术作品,另外一方面也是要记录我的生活当我80岁的时候,把我朋友的片段全都写进去,那时候我就会想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电影是一样有意义的。   
  主持人:
  请问一下安东尼.明盖拉先生,您是用什么方式除了自己的影片之外和您的影迷去沟通?
  安东尼.明盖拉:
  我写过一些音乐,我也喜欢拍照,我也画画,我也喜欢为其他的媒体来写一些东西,我喜欢写广播剧,我为英国的广播台写过很多的广播剧,这可能和写博客有一点接近,我每天如果能做一些东西会觉得很开心,很有成就感,我喜欢设定一个目标然后完成这些东西,不可能每件事情都是我私人的,我觉得和徐小姐的写博客就是比较接近的,我有时候对我自己本人比较紧张,我对眼睛很害怕,我可以感觉一些东西,然后我会把它写下来,让别人来说,我记得冷山我对妮克写了,写博客就是我自己的,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藏起来,我喜欢看小说,我可以知道别人是怎么样子的,我也喜欢看电影,通过看电影能够看到很多我关心的东西,而且我写自己的电影我可以看到很多我自己的想法,而且有的时候我自己拍完电影之后不太去看,对我来说像这个电影就像看自己裸体的一样,有很多自己的东西被展现了出来,我所受的一些培训和写影视剧其实应该是不一样的。   
  安东尼.明盖拉:
  因为写影视剧往往是编造,是隐藏,而不是完全表达自己的想法。   
  徐静蕾:
  每次我在放映厅的时候看我自己拍的电影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对我来说在整个制作电影的后期过程当中,看到的全是问题。   
  主持人:
  但是在剪辑室里面也会得到很多的惊喜,一开始没有打算要拍的东西却是出现了?   
  徐静蕾:
  这个也是有的,但是我个人的经验是不好的东西比好的要多。   
  主持人:
  我们再重温一下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的片段。(放片)   
  主持人:
  这个故事其实对于西方的观众和东方的观众都是很熟知的,换到中国30、40年代的背景,这样的改编对你有没有压力?   
  徐静蕾:
  没有压力,因为我想拍它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我十年后再看这个小说给了我同样的感动,但是不同的原因,这是我拍它最主要的原因。像斯维格的小说都是非常心理描写的,外部的东西不是很多,又是从国外的背景搬到中国来,就需要寻找很多的细节来填充,电影毕竟要用影象来说话,不是像文字那样,提供的细节非常少,就变成我们要在电影当中,写剧本的时候要写出很多细节的东西来。   
  主持人:
  您觉得把小说搬上荧幕最大的难处是什么?   
  安东尼.明盖拉:
  我很理解这一点,书就像一个人,就像对你说话一样,是很秘密,很私人的,如果把这些话让人们说出来有挺难的,有时候写书和拍电影真的是不同的,因为有的时候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想这个演员可以这样讲,这样动,但是事实上不是所有的电影上的一切都是可以从剧本上展现出来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剧本就像安全网一样,有的时候可以把这剧本电影拍好就扔掉了。   
  安东尼.明盖拉:
  有时候演员的表情完全可以表现出来了,这是很重要的,导电影就是意图和目标,就是这种展示,和演戏是一样的,拍出来的东西拍子比较好,大家自然就可以理解,不用什么都告诉他们,很多影象都可以表达很多的想法,比如一个角色就是在街上走,突然发现不太对,有点变化,然后我们拍这一段的地方就在路上走,环境在变的时候观众已经在笑了,这就很好其实可以通过影象来传达很多的意图,这样就没有任何语言的障碍,不说话但是大家都可以理解,其实看影象的时候自己脑子里也在转,作为一个观众也是在看有一定的预期,有自己心理的感受,导演做的观众就是像观众一样,想法是和最后观众所接受的差不多,看书和看电影是不同的感觉。   
  徐静蕾:
  我也有这种类似的感受,我第一次写剧本的时候,脑子里基本没有影象的概念,变成胶片的框框之后人和人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我第一次坐到监视器面前的时候,每一个镜头都和我脑子里都不一样,我发现剧本只是提供一个指示,一个说明,整个概念的说明,其实需要导演的二度整合,是在现场捕捉你想捕捉的东西,比如演员之间发生的关系,比如这样的错身和对视都会发生不同的效果,这也是做导演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在现场随时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我拍来信的时候和剧本想象都是非常不一样的,在现场突然找到一个感觉,比如在结尾的时候本来我是想拍整个解放军进城的场面,我觉得可能只有的结尾才能震住这样的一个故事,但是当我坐在胡同里面吃饭,就看到胡同的洞身就听电影里面的一段音乐,我就突然脑子里闪出了现在电影结尾的感觉,就是镜头慢慢的推过去,小女孩的一张脸。   
  徐静蕾:
  当时我就决定把结尾改掉,当天晚上就拍了这个镜头,这个也许比我最开始写的要更好一点,这真的是电影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就是真的在现场会突然产生了一些想法,通过观察演员之间的走位和眼神之间的感觉会产生新的灵感,我很喜欢剪接,另外我最喜欢的就是在电影拍摄过程当中发生了突发事件,这个让我觉得非常的有意思也非常有激情。   
  安东尼.明盖拉:
  拍电影其实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拍冷山的时候我们拍了一年,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我们历经寒暑,一直在拍,就像在电影里过日子一样的,但是真正看电影的时候不会觉得这个时间很长,我觉得要去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有的时候我朋友会说去探班,会发现拍电影很没意思,就不愿意再来和我们一块待着,这很有意思,而且对于我的朋友来说拍电影就像拼马赛克一样的,拍电影整个是很漫长,很痛苦的过程,拼完这个图是很漂亮的,但是做的时候真的是很累,其实做好这一幅画面以后还会叫所有的工作团队来看看,觉得好不好,颜色是不是对,是不是这一块再红一点,这一块再暗一点,大家都有不同的意见,这就是拍电影的过程,刚刚说得非常有道理,拍电影的时候会有很多的灵感,虽然拍电影时间很漫长,工作很紧张,但是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灵感,因为拍电影的时候真的有很多的小事件,挺有意思的。   
  主持人:
  有的时候做剪辑的时候会做另外一个版本出来?   
  徐静蕾:
  基本上我前两个电影没有,第三个电影因为长度的关系我拿下了一些我觉得很可惜的片段,拍电影的过程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我从第三个电影开始就非常认真的拍纪录片,会把我的生活记录下来,我觉得看那个片比看电影更有意思,其实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人在谈恋爱,有人做游戏,有人已经在外面哭了,这是我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当我看纪录片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在工作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个非常好玩,这个我觉得一定要做下去,有时候我们就是觉得比电影本身更有意思,我会跟拍纪录片的摄影师说要拍很多东西,但是要离我们远一些,不要让我感觉到有摄影机在拍,我们请了很多电影学院刚刚毕业的小学生,在角落里面偷偷记录所有的东西,非常有意思。   
  安东尼.明盖拉:
  这对我来说我很害怕这样的生活,但是我很理解你这样的做法,我的确喜欢一个人工作,我很能理解你的这种想法和做法,我也是很受触动,这样才产生了艺术的多样性,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做事情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身边的世界是不停的变化的很多事情都在发生,我最神奇的一次体验就是我们公司拍了一个片子叫沉默的美国人,是很美妙的一个故事,我们一开始在纽约做了一个试映,然后第二天我们到了市中心去谈论这个电影,然后我们看到911事件就发生了,我们坐在一个房间里就谈昨天试映怎么样,但是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911事件上去,没有人关心这个电影怎么样了,我当时就感到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我们真的一直在想这个电影拍得怎么样,结尾怎么样但是发生了这么多重要的事情影响了我们的进程,很多人都不关心这个电影的事情了,我们要在这样的场景下想我们的电影怎么样,这个事件告诉我们你们这个电影不重要了。  
  安东尼.明盖拉:
  911才是头等大事,在拍一个电影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在同时发生,而且都很有意思,可能我们作为电影导演,作为观众有的时候会忽视这一切。   
  安东尼.明盖拉:
  事实上这个世界是在不停的向前的,拍电影的时候有人站起来为什么要展现烧伤的一面,为什么他会死,我们究竟有什么样的体验,这些都是我在拍电影的时候想到这样的问题,我相信我们作为观众坐到电影院的时候也会想到这个问题,我觉得电影真的是很奇妙的一样东西,可能这些东西我们平时都不会去讨论,我昨天看了三部电影,我是坐在黑房间里六个小时就看到人们在那边演戏,对于我来说这是很奇妙很神秘的,有的时候我们不会去想这个问题,我们和小说的关系也是很近。   
  徐静蕾:
  像我前几天也看的六个小时的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和学习的过程,我们自己拍电影都会进入很主观的想象当中去,有时候换一个位子坐到电影院里面确实很不一样,看别人的时候很看得出来为什么这么烂,当我回房间的时候我会想我自己,好象我自己是不是也会犯同样的问题,同样的错误,像911这样的事件这就是我觉得拍纪录片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其实现实生活当中每一天都在发生非常精采的,而且搬到电影里都会觉得这肯定是瞎编的事情,所以这也是让我觉得生活真的是艺术的一个来源,而且艺术有时候把生活简单化,究竟什么更有意义,究竟怎么样要做才能完成,拍电影导演不是我的职业,我还是会演戏,可以让我很从容的拍电影,不受其他的东西束缚,直接表达我想要说的话。  
  安东尼.明盖拉:
  我们要深深的去探究电影的本质,知其然,知其所以然,要探究到为什么会这样,这是非常奇妙的一点,这是我每天做的工作,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东西,每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这个场景重要,这个场景要传达什么意境,为什么要将这一幕展现在大家的面前,我给大家展现这个东西想分享什么东西,这些问题我们任何人都不是很容易回答的。   
  主持人:
  你们在电影中展现的爱情观是不是诠释你个人的爱情观?   
  徐静蕾:
  我觉得爱情包括生命本来就很绝望的地方,生命本身就有终结的时候,爱情也是一样的,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会发生很多很复杂的事情,对我来说我觉得一个人一生只爱一个人其实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电影某种程度上是导演的梦想,如果一个人一生都只爱一个人,听起来很枯燥,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非常美好,因为生活中会发生很多复杂的情况会使生活变得非常混乱,这也是生活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安东尼.明盖拉:
  我觉得有的绘画的主题都是非常真实的,在一个绘画中间有时候会画人,有时候会画山水,这是绘画的本质,但对于电影来说,电影的制作规定是非常严格的,如果在做一个电影的时候会看到三个人做演员,然后一大堆观众在看,然后说更多的话,这种对话不断的继续,观众都在关注,这个对话不断的在继续,有的人就会说这不是一个电影,但是如果发现有两个女性在爱情中,然后会注意到仍然是一系列的对话,但最后她们自相残杀就会觉得这是个电影了,就会这个电影有主题了,如果说这个台子下面有炸弹,我们听到定时炸弹的时间在跑,就会觉得这是一个惊悚片,这是我们的共识有关的,电影中的男男女女往往会相爱,会接吻,会不再接吻,这是定义电影的原则,不能说我的新电影是有关做了一双鞋的一个人,就看到整个电影就是在做一双鞋,我相信不会有多少观众来看这部电影的,每天早上我会醒过来说爱情会非常美好的,我非常想在电影中间谈一谈爱情这个问题。   
  主持人:
  我们知道安东尼.明盖拉先生娶了一位中国太太,也对中国文化是非常有兴趣,您是对中国文化先有兴趣的,还是因为娶了一位中国太太才对中国文化才有兴趣?   
  安东尼.明盖拉:
  我12岁的时候进了中国大使馆,我住在一个小小的岛上,我给这个中国大使馆上写了一封信,能不能给我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材料,我非常想了解一些情况,当时大使馆给了我一些毛主席的材料,而且给了我一些中国的货币,而且告诉我一些宣传材料,告诉我英国是一个非常差的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这是我见到中国妻子之前很多年以前发生的事情,看红高粱中间,巩俐坐在大轿子里面,整个屏幕中间都是红色,对我来说就看这个颜色就尝到了文化的味道。   
  主持人:
  我们知道徐静蕾《我和爸爸》是第一个独立制作的电影。   
  徐静蕾:
  从以前中国要拍一个电影必须要经过国家的电影制片厂,我拍我第一个电影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国家颁布了一个新的法律,就是民营的公司可以自己去拍摄、制作电影,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改革,      
  安东尼.明盖拉:
  我不是很清楚这样的情况,我想做一个非常好的电影我甚至花钱给别人,我甚至不需要别人花钱给我,我们现在非常幸福,我们现在能被允许共同参与到电影制作的过程,我们可以合作,电影制片厂的聪明人也能够理解我们的这种需要,我没有发言权来说中国的体系,也许这样的体系对中国的人民和国家非常重要,我也没有发言权来谈中国电影的本身,在欧洲也许我们有机会在电影中间说我们想说的一切,而且我们对于那种干涉发表自由言论是非常抵抗,有的时候人们也说艺术审查创造了美好的艺术,但也有人说艺术审查产生了非常怪异的艺术,对我来说这不是我们的事情,我们用不着这些规则,文化需求怎样。   
  徐静蕾:
  未来中国的电影可能会往两个极端的方向发展,一个是大成本的,其实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得很远,就是相对低成本的电影,我自己刚刚成立一个新的公司,就是想做这方面的探索,低成本的电影成本很低,投资的风险非常小,不会像商业大片那样,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可以放开所有的东西,对我来说目前还不觉得我是一个职业导演,导演对我来说是兴趣,如果有很多的限制的话我可以不做这个事情,所以我要排除更多对我的干扰。   
  主持人:
  你现在做导演了,是不是还会接其他人的电影?   
  徐静蕾:
  我是一个很听话的演员,尤其做了导演之后我会更加的理解,   
  主持人:
  您喜不喜欢用那些有导演经验的演员?   
  安东尼.明盖拉:
  我觉得合作的伙伴中间很多人都已经做过一些导演,我的编辑师也是一个导演,我的编剧也是导演,几乎每个人都是导演,当在工作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来做决策,有的时候演员也希望能够有一个权威,能够听这个权威的,有一个人能够成为一个领导,有个人会指出这个方向,然后大家都会往这个方向努力,大家也不知道最终是不是正确的方向,但是大家希望是正确的方向,并且往这个方向去努力,有导演经验的演员是好事情。   
  安东尼.明盖拉:
  在电影最后出来的时候是看不到导演的,看到的是演员本身,让大家最感动的一点,在电影中间会看到人性,这不需要多少的钱,一个看电影的过程是两种经历,一个是坐在下面会非常的紧张,随着电影情节上下的起伏,这种电影往往成本比较高,而另外一种电影是想进入到这个电影世界里面,这种电影用不着花多少钱有的时候就是一个人讲一个故事,这种人会把你吸引到它的世界里面,延续的时间会更长。   
  安东尼.明盖拉:
  我非常希望做一个中国的电影,但是有的时候空想是不行的,必须得有一个故事,导演也必须被选择,我单在中国进行拍电影的时候我会作出一个明智的选择,有的时候不一定能够肯定我作出正确的决定。   
  主持人:
  非常谢谢大家!

徐静蕾自导自演的第三部电影《梦想照进现实》即将在本月底上映。一向被誉为才女的徐静蕾作为中国年轻导演代表出席电影节大师班论坛对话安东尼·明盖拉时却表示自己目前还不是一个职业导演,导演只是兴趣。
       开公司探索低成本电影
  徐静蕾显然对电影有着更多的想法。她成立了公司专门探索相对低成本的电影。对此,徐静蕾说:“低成本的电影成本很低,投资的风险非常小,不会像商业大片那样,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可以放开所有的东西。对我来说目前还不觉得我是一个职业导演,导演对我来说是兴趣,如果有很多的限制的话我可以不做这个事情,我要排除更多对我的干扰。”
       所以徐静蕾表示她还是会演戏,因为这样“可以让我很从容的拍电影,不受其他的东西束缚,直接表达我想要说的话。”
       谈爱情:一生只爱一个人非常幸福   
  徐静蕾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叙述了一个缠绵悱恻又隐隐绝望的爱情故事,电影里的爱情是不是诠释的她自己的爱情观呢?徐静蕾对此很坦白:“我觉得爱情包括生命本来就很绝望的地方,生命本身就有终结的时候,爱情也是一样的。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会发生很多很复杂的事情,对我来说我觉得一个人一生只爱一个人其实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电影某种程度上是导演的梦想。如果一个人一生都只爱一个人,听起来很枯燥,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非常美好。”

[ 本帖最后由 慕新宇 于 2007-1-8 11:58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发表于 2006-6-22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我最喜欢看图了。
发表于 2006-6-22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戴个耳机都这么帅,受不了了……[em04]
发表于 2006-6-23 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7">太好看啦!我们想看静盟独家!!!!!!!!!!</font>[em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静盟 ( 沪ICP备05032899号-1 )

GMT+8, 2018-11-21 01:14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